慕雪

赵云澜,你信我。

追一次龙,倾家荡产不说,还久违的发起了烧,哭唧唧

新坑遇故太,我还是那个熟悉的小透明,只有不成文的小片段,太太的刀子一如既往的往正中央插,噗一声捅进肉里,滋出血来,身心腐烂,血肉模糊。

【巍澜】碎片

无尽地狱里,沈巍和鬼面的黑色能量仍在无休止的纠缠升腾,天地中央的镇魂灯不知年岁似的慢悠悠地自转,终于,在仿若过去了千万年的时光中,自灯顶缓缓升起了一缕青烟。

烟雾铺散开来,生出了两个模糊不清的身影,隐隐约约的,传出两把声音。

【“谢谢你。”

“谢我什么?”

“谢谢你,从来还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,肯坐下来和我说说话,愿意试着去了解我。”】

【“你看这巍巍高山,连绵不绝,就像人生在世,永远负重逆行。”

“要不然,你就叫做,

沈——

巍——”】

这片天地里,血迹累累的赵云澜一个人躺在地上,双目紧闭。

他的世界寂静无声。

这块回忆碎片,谁也听不到了。

深夜馋了!!把买了一直都没吃的糖翻出来填肚子,想不到这又是一个全家好评的!!因为我家除了我妹,其他人对甜食都没啥想法,而我只对蛋条糖有种特别的执念,所以一开始就吃掉了蛋条糖。今晚拆了这包,居然个个都说好吃!一开始吃着有种胡辣椒的辛香,后来又发现是芝麻的甜香,意外之喜哈哈哈哈

我完全相信世上不同的信仰掌管着不同的生命方式,轮回或是留下。这些人也许是感天地之号召,沟通一切自然,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修炼,而后得到结果。就像一个师门下面有不同派系,他们分州而治,互不打搅,所以才有了现在不同的各个传说。

我最见不得纯粹的东西。纯粹的善或纯粹的恶。一遇到便会热泪盈眶。

文臣有文臣的傲气,武将有武将的风骨,他们姿态鲜活,形容分明,就像世上真的存在这么个人。而现在,气质杂糅,什么都没有

再像你也不是你
你果然还是死在了那个当年
有时特意的模仿反而失了格调

妄自猜测一下……假设2播完都没有言家后人和景睿后人的话,会不会他们后来也……战死沙场…?
假设2播完都再没有江左盟的话,会不会盟里人也随着宗主在那场最后的战役中……重新以赤焰军的身份完成了他们未竟之事,捐躯赴国难了?或许幸存者廖廖,所以黎纲散了江左盟,让各自自由的活了。